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通讯

红楼梦麝月人物分析麝月的结局如何评价麝月

通讯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00:25:07

微软公布Windows10新特性老用户可
黑客犯法趋势警惕手机后端物联网和语音攻击
非常香浓苦瓜排骨的做法

红楼梦麝月简介:麝月的结局是怎样的?如何评价麝月?麝月人物分析是怎样的?本文这就为你介绍:

红楼梦麝月简介

麝月,中国古典小说《红楼梦》中人物,是主人公贾宝玉身边一等丫鬟。怡红院里的四大丫环之一,她在书中的出场其实不多,但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角色,由于她是唯一一个见证了贾府的走向衰败的全程、目击了女儿的薄命的命运。

在高鹗续书的后40回,是宝玉宝钗落魄后仍然还在身边服侍的重要人物,故为:“开到荼蘼花事了”,但是即便是这样宝玉仍然离开二人,出家为僧。

麝月的结局

麝月名至奇,内涵丰富。《玉台新咏》云“金星与婺女争华,麝月共嫦娥竟爽”,麝月之名盖出于此。麝月本指镜子,此句指代月。书中兼用两意。

《红楼》评诗“1物珍藏见至情”末句“云自飘飘月自明”,其中之月当暗指麝月。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之嫦娥就是指月。但是“麝月共嫦娥竟爽”1句必要弄清才行,由于它极有可能隐含麝月真相。

吴世昌先生曾说麝月就是一面镜子,其论颇窥真趣。麝月正是来照贾府的衰落的,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,脂砚曾举“好知青冢骷髅骨,就是红楼梦里人”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麝月在前八十回中皆是正面,所以前半部说的是风花雪月,后半部变故迭起,即为反照。风月宝鉴的作用就是这个。13回“贾天祥正照风月鉴”直指贾府之衰,贾瑞死是贾府败的征象,可卿死是影射风月繁华恶兆。

贾府之败由麝月做见证人,这是很可玩味的。“开到荼縻花事了”说的是荼縻花开得最晚,在群芳归位以后。“开到荼縻花事了”句出自宋代王琪《春暮游小园》诗,东坡诗云“荼縻不争春,孤单开最晚”,正是“麝月共嫦娥竟爽”之意。任拙斋诗云“一年春事到荼縻”,其意更加明显。荼縻乃是送春之花,而荼縻正是麝月的象征。

我们看63回众人抽签的事,其前后是有顺序的。麝月在宝钗、探春、湘云、李纨之后抽签,是说湘云在他们以后死。

麝月掣签,上有“韶华胜极”四字,又注:在席各饮三杯送春。胜极岂非春之尽乎?物极必反。送春,即是送三春之意,有云“三春去后诸芳尽,各自须寻各自门”,也可互相参照。三春去,麝月必返矣。

我们分析一下“开到荼蘼花事了”句。“花事了”三字犹可玩味。花既可指群芳,又可指花袭人,其实还可指花芳官。什么事了?自是花袭人出嫁事。

一到花袭人出嫁,麝月就要走了。但是脂砚有言“(袭人走时)好歹留着麝月”,可见麝月此时并不离去。那么花事了当如何解呢?无疑应想到芳官,芳官和宝玉的婚姻(详见拙文《芳官论》),宝芳婚事能够延续一段时间的(评诗云“情深似水
屈从优女结三生”,优女自是芳官了),当此际麝月离去,此时袭人尚在,与蒋玉菡共同供奉宝玉(脂评“供奉宝玉夫妇终始”,可见袭人未去)。作为风月宝鉴的麝月已照贾府落败,所以还本归真。这才是“花事了”真解。

然而风月宝鉴失而复得,这是因为宝芳婚事根本不可能顺利,因此出家,但是又还俗(见拙文《宝玉论》),所以麝月要复出,所谓复得。

诗句“开到荼蘼花事了,丝丝天棘出梅墙”(天棘:蔓生植物,论诗者多以为名本佛家,如宋代罗大经《鹤林玉露》,据此说。连初用“天棘”1词的杜甫诗“天棘梦青丝”也是为僧而赋的。

可见“花事了”后,宝玉出家(“出梅墙”)。所以雪芹的艺术构思肯定借用了王琪诗意。

如何评价麝月?

1、厚道的麝月

麝月实际上还是个实心眼的傻孩子。她虽然很听袭人的话,但又和晴雯很玩得来。晴雯生病她照顾,晴雯着急她劝慰,晴雯吵架她帮忙,晴雯隔肢芳官她给按着,晴雯打坠儿她帮着拉开,一方面是可怜坠儿,另一方面固然也怕晴雯病上添气。她虽平时对晴雯的挑衅比较忍让,实际与晴雯之间却也语笑不避嫌疑,有时脏话倒比吵架用得还多。

比如见晴雯撕扇子就直截了当说她“造孽”;见晴雯半夜不穿大衣跑去吓她,直骂“你死不拣好日子”“皮不冻破了你的”;见她打坠儿,便说“又作死,好了打多少打不得,这会子闹什么!”

晴雯虽号称“爆炭”,却并不是混不讲理,也是知恩图报善解人意的人,对于贾母,赖大家的,还有宝玉的知遇之恩一直非常感念,对于麝月的真诚友谊也很领情。

虽然麝月急起来对她说话也毫不客气,但她也知道麝月是一片好意,其实不还口。所以她与麝月的关系也是比较南瓜头与姜糖人:爱情“头缘”跨国恋
融洽的。其实这二人性情上也颇有类似之处,两人都是吵完就忘,其实不记仇的人。而且骂人时也都有点冲口而出不假思索的特点。

只是麝月心思较为单纯厚道,总是就事论是,口才也好,所以骂得比晴雯更加成功,并且由于被骂者心服,所以也不会记恨于她。所以麝月的人缘比晴姐姐要好得多。所以她能同时又是一个袭人,又和晴雯好。

二、有原则的麝月

比如看见宝玉晴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她就顾不得宝玉是主人,晴雯是领导,冲上去就说“少造些孽吧”,对他们糟蹋东西的行为表示不满。

当芳官受宝玉的宠,晴袭二位姐姐正提拔她,教她吹汤,帮她梳头,把从前的不满藏起来的时候,麝月指出了芳官弄坏挂钟的错误。这两件事虽小却表现了麝月身上的闪光点。

一是就事论事,对事不对人,她看不上的是这人的行为本身,但决不象老妈子那样说晴雯张狂,也不象晴雯骂芳官“狂”袭人说芳官“可恶”等泛泛而骂泄私愤。

2就是表现了她劳动人民的本色——爱惜东西不浪费。

书中写晴雯的哥哥是“一朝身安泰便忘却当年流落时”,晴雯又何尝不是如此,她和司棋等“副小姐”一样,好日子过久了,就以为这种富丽繁华的生活是可以久长的,“梦里不知身是客”,哪想到有朝一日一道命令下来,扫地出门,什么都没有了,连茶水都喝不上的日子还有呢。

至于芳官就更厉害了,连饱饭还没吃上几天就嫌鸭子油腻了,全忘记自己不久前还象商品一样被卖来卖去,她的表现也可算是“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”了吧?

麝月当然未必能懂得盛宴必散的道理,但她根本就知道做人不能忘本,“常将有日思无日”。知福、惜福的人材怎样才能避免出生缺陷?
可能造福,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终究陪伴照顾宝玉于清贫之中。

糖化血红蛋白检测仪
糖化血红蛋白怎么测
糖化血红蛋白正常值

相关推荐